竹涧饮茶客

文见合集
如遇无授权转载请帮忙举报
不是过激洁癖党
头像是约字(禁止私用)
背景是和某个鲸鱼玩家去黄山的旅游照

【晓薛】心魔(上)

▶有关于剑的私设 

▶是与 @强壮的小低血糖 的联文 我上她下(笑)

▶有任何阅读问题请参照置顶

0.

一壶温酒砰地砸到桌面上,带着斗笠的青年闲闲的拈了个花生丢进嘴里,嘎嘣嚼了两下,露出的半张脸上挂着似是而非的笑意。

“喂,”他喊道,“我听说你这儿的米酒最是醇正,此言可真?”

小二忙得很,哪儿有空睬这么个怪人,闻言只是随口应道:“是啊客官,方圆百里内,您可再找不到比咱家更醇正的米酒了!”

那斗笠青年哼出一声轻笑,提起酒壶往嘴里直直灌了一口。

酒甫一入喉,甘甜中带着丝丝滚热,确实是难得的好酒。可青年却猛然将酒壶往地上一摔,响亮一声,青白瓷器顿时碎作零碎几块。...

你圈太脏煞笔太多,爷不想写了。

【晓薛】客卿

▶时间线在二人初遇后

▶双x洋注意

▶阅读中出现任何问题请见首页置顶

“——早就听说这小子是个不男不女的怪物,今个儿正好来给兄弟几个找点乐子。”

“哈哈哈哈......”

嘈杂的笑声和酸臭的酒气,面前数张油腻丑陋的嘴脸逐渐扭曲成一滩肉泥。薛洋喘着粗气,满脸嫌恶的坐在墙角,剧烈的药性已经让他浑身使不出一点力气,但这并不影响他呈口舌之快:“怎么不先撒泡尿照照你自己?”

“哟?嘴还挺硬。”

“没事儿,那里软不就行了?”

语罢,那几个闲汉发出一阵猥亵的笑声。

一股热潮从小腹流向下身更隐秘的地方,察觉到身体的变化,薛洋骂了一句脏话,颤着发软的手指试图去摸装在口袋里的尸毒粉。

还没等他...

好心给您活动做的海报,连通知都没有直接弃用,真的🐮嗷。
第一次做好海报,结果给的名单一堆错别字,我真就不说什么了。
第二次你直接少人让我改,你猜猜重新排版要花费别人多少时间?我说了没空改,让你文案上解释一下。结果我的海报连一声通知都没有直接被弃用??
合着我一好心就把自己拉坑里全部时间只能绕着您转呗?
一句话就能解决的事,结果您不说不声不响地把我的心血当垃圾扔了,真的很恶心。后来我去找群主询问此事,还摆出一副高高在上的模样,有必要吗?
海报花了时间做出来了,就放出来溜溜。(海报中所用图片为 @绵绵雨(இωஇ ) 太太的作品,已获得授权。)
此活动已退出。

——补充——
这个二宣海报是对方主动找我来制作的...

【晓薛】越人歌

强壮的小低血糖:

#给 @甜味阿秀- 的生贺,迟到的生贺望阿秀不要嫌弃,愿你新的一岁永远是快乐的!


#此文为我和 @竹涧饮茶客 共同完成,我是剧情,鹿鹿是car~在此共同祝阿秀生日快乐


#有私设


#求lof不屏



-----------------------------------------------------------------------------


“爹~我要吃这个!”



“老头子,这个好玩,你买给我!”



闹市街头,一个看上去约...

【晓薛】老师帮帮我

▶现代校园paro

▶老师晓×学生洋 办公室play

▶算是 课外辅导 的后续w

薛洋嚼着泡泡糖,相当悠哉的逛进办公室。

晓星尘正坐在桌前,拿着考卷对身边站着的女孩说着什么,见薛洋来了,只分神瞟了一眼,便继续和女孩说话。

而薛洋也很自觉,一进门就把自己扔进摆放在一旁的沙发里。那女孩大概只是过来问个题目,但显然也对薛洋薛小霸王的鼎鼎大名有所耳闻。问完问题经过薛洋身边时,还情不自禁地多看了两眼。

薛洋轻佻地冲小姑娘眨眨眼,吹出一个泡泡来。

虽然薛小霸王的恶名远扬,但不得不说他的模样生的极好,这个年纪的小女生似乎也颇吃他又痞又坏的一套。女孩瞬...

【晓薛】霸道总裁爱上我(上)

▶现代paro ABO

▶霸总晓(A)×黑客洋(B)

▶好写不完了我放弃 遇到任何阅读问题请看主页置顶

1.

薛洋从不认为自己是个正直的人。

他心不在焉的在键盘上敲下最后一个回车键,屏幕卡顿几秒,随即在正中出现一个硕大的黄豆笑脸。

没意思,真没意思。

他拿出嘴巴里含着的棒棒糖,响亮的咂咂嘴。

不知道光缆那端的人是不是已经乱了套?

无法亲眼目睹自己“劳动成果”属实遗憾,但所剩无几的成就感和糖果的甜味还是很好的抚慰了薛洋烦躁的内心。他抓乱自己的头发,跑去洗手间洗了把脸,带着眼下的一片青黑跌进柔软的床铺之中。

这一觉并不安稳,他乱七八糟地梦了一堆,全都糅杂在...

我又懒心里又阴暗还是个柠檬精,累了,我自己都累了

【晓薛/中秋24h-20:00】无常事

▶时间线在灭常家后,有一定私设。

▶一发完,如有任何阅读问题,请看首页置顶。

▶全文17k 对不起别屏我


-渡人者,何罪之有。

1.

薛洋第一次见到晓星尘的时候,恰逢初冬时节的第一场雪。

他拈着块糖饼,心不在焉地看着道人从街的那一头走到这一头,最后在他面前停了下来。

道人身长玉立,眉目清润。他的背上背着一把剑,青铜剑鞘上镂着霜花纹路,可隐约从其间窥得雪亮剑身。

薛洋看着他,兴许是无聊极了,便主动开口道:“道长,你也是来查常氏案的?”

道人似乎没想到薛洋会和自己搭话,又见少年面相讨喜,不由得微微一笑:“你怎么坐在这里,不怕么?”是将他当做街边随处可见的乞儿了。...

【晓薛】我的对象是只鬼

▶捉鬼道士晓×鬼魂洋 现代paro

▶ @墨浪子 的点梗 受限于个人能力,剧情会有所变动

▶一发完,如有任何阅读问题,请看首页置顶。

1.

“爸,什么除祟抓鬼的道士,我看就是个卖符的骗子!”一名烫了大波浪的女孩皱着眉去拉坐在椅子上的老人,“二十一世纪,要相信科学!”

老人却并不睬她,而是目不转睛的盯着面前穿着白衬衫牛仔裤的年轻男人:“道长,你可看得出我家女儿到底出了什么差池?”

被骂作“骗子”的晓星尘很无奈地看了仍然满脸厌恶的女孩,缓缓开口道:“你最近是不是偷拿了别人的什么东西?”

女孩身子一僵,脸上表情多了几分紧张。面前的青年...

© 竹涧饮茶客 | Powered by LOFTER